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智利驻华商务投资参赞智利模式激活拉美基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20:30:04 阅读: 来源:保温棉厂家

智利驻华商务投资参赞:“智利模式”激活拉美基建

[ 智利并不单是找投资者来建设,而是引资之后,希望投资者建设并且负责设施的使用、运营和管理 ]

今年1月,中国财政部开始主导推动“公共私营合作制”模式(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下称“PPP”),以解决已经风险重重的地方债和新型城镇化中大量建设资金投入的两难问题。

而在遥远的南美洲智利,已从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在基础设施建设中充分利用私人资本和外国资源。智利已通过PPP的模式拥有了拉丁美洲发展水平最高的公路、铁路等配套基础设施。随后墨西哥、秘鲁等其他拉美国家也纷纷效仿,因此在基建与投资有重大缺口和需求的拉丁美洲,流传着“智利模式”。

据此,《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专访了智利驻华商务投资参赞金龙(Gonzalo Matamala),请他分享智利率先在基础设施建设与投资中探索PPP模式的实践与经验、公私合作中政府的角色转变、所需的法律机制保障等。金龙认为,PPP在实行中的关键在于政府要学会放权。

政府联手企业制定框架

第一财经日报:在采用PPP模式时,当面临机制和法律的复杂性,智利是如何建立框架吸引私人资本和外国技术的?

金龙:智利在实行PPP方面有很多经验。20世纪70年代智利就开始力图改变。80年代我们开始开放市场,进行改革。之后我们就在不同领域都获得了发展。其中一方面就是你已经提到的基础设施,PPP也是其中之一。为了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个发达国家,我们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但我们受困于资金的匮乏,所以引进了私营部门。例如,在某些公路、机场项目上,我们就让私营部门来建设、使用和运营。之后他们交还政府,我们再提供服务。

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方法,许多国家也跟着采用这种方式。我们成为拉丁美洲拥有最优良基础设施的国家之一,主要就得益于此。

事实上,今天中国在拉丁美洲的投资主要集中于工程、施工、建筑。但这不是真正在使用基础设施。智利希望投资者到来后,建设并且负责设施的使用、运营和管理。

当今世界,投资更加复杂,运营和管理投资也必不可少。在拉丁美洲,国家之间实行投资的方式有诸多不同。智利并不单是找投资者来建设,而是引资之后,需要投资者来建设和管理。

日报:智利实行PPP,一开始会面对制度和法律的问题,如何建立一个详尽而清晰的框架来确保PPP行之有效且成果良好?

金龙: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到要想让PPP成功,就需要政府的意愿。因为政府需要做出改变,建立框架,之后才能实施见效。

政府和私营部门需要商讨,了解彼此的想法。如果只有政府制定框架,或许对企业没有吸引力。所以要和私营部门一起设定框架。之后建立制度,做出改变,让框架得以实施,让人们相信这个框架。当框架成功实施,并获得人们的信任后,企业就会纷至沓来了。

日报:智利实施PPP有长期经验。您有什么经验与我们分享?

金龙:要和私营部门一起建立PPP框架,不能仅仅在政府内部单独设立。政府要确保每件事能顺利进行,但这些项目将与私营部门一起完成,他们的经商观念和方法都不同。合作框架要公私部门一起建立。私营部门能畅所欲言,表达自己的意愿,政府则确保私营部门兑现承诺。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有必要理解自己要保障什么,了解私营部门是怎么工作的。政府对自己的权力要非常谨慎。

信任是公私合作的基础

日报:有些私营部门或企业在与政府合作时是否会有顾虑?

金龙:因为他们没有参与制定框架。公私双方是平等合作的关系。因为过去是政府做这些事。现在不同,政府要获得某种服务,有些人为他们提供这些服务。这就是为什么框架建立要小心谨慎,和私营部门一起建立。公共部门要赢得私营部门的信任,如果没有信任,他们就不会参与进来。过程要透明清楚,所有信息都应公开。

当然,不是所有项目都要公私合营,有些就是公共项目。智利现在正在建设一个拉美最长的跨海大桥,连接大陆和岛屿。这就不是公私合营,因为如果用公私合营就太贵了,没人会选择走这条路。所以该桥就是政府资助的。所以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我们不用公私合营,但大部分都是公私合营的。

日报:PPP可以在什么情况下、哪些项目上应用?

金龙:像公路、港口、机场之类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很适合。也许未来还会有其他领域的应用。但如果你在这些简单的项目上没有经验,那么在挑战更大的项目上,政府就难以获得私营部门的信任,所以要一步步来。如果想要做PPP,就要牺牲公共部门某些权力。

日报:智利对中国企业而言是一个典型的相对成熟投资市场。投资空间会较小,竞争更激烈。无奈之下,一些中国企业更倾向于一些发展尚未完全的市场投资,比如非洲国家、委内瑞拉等,虽然风险高,但机会也多。您怎么看这两种市场?

金龙:发展尚未完全的市场风险高,成熟的市场风险低但空间较小。我建议中国企业要做更高级的投资,以获得更多的管理经验。但现今中国企业在这种投资上没有这么多经验,难以赢得信任。

所以有时候,企业要能承受一些损失,或让别人得到更多利益,但重在积累经验,以便做得更好。走出去的企业得有个组合投资计划,比如,既在一些风险高的国家投资,又要在风险低的国家投资。去年智利在中国的投资比中国在智利的多。所以这是双向的。我们虽然投资额有限,但规模确实扩大了。我们需要积累经验。

海南水道

广东橡木椅子

郑州红米电信